十年灯:

目前看到的高考作文里最有梗的几个——


PS:之前的广东卷文题好像被证实是误传,今年广东考的也是全国卷I(少了一个带感的梗心塞塞)



【全国卷I】
“写给未来2035年的自己”



【全国卷II】
“伤痕越少的地方越需要防护”



【上海卷】
“被需要”



【江苏卷】
“花解语,鸟自鸣”



【天津卷】
“器”
(这个我莫名污了一秒……)




其他的题目出了以后再归纳,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太太们盲狙了🤓

所有拼搏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摘纪录:

所有的人都只记得冠军,没有人知道第二名是怎么走下舞台的。
——梦泪


感谢推荐

是国胖了。
小哥哥小姐姐们都要远离伤病啊

摘纪录:

世界上其实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针不刺到别人身上,他们就不知道有多痛。
——《风月》


感谢推荐

【胖雨】告白

山抹微云:

翻文件夹翻出一篇好久之前写的


没有更新的日子用存稿充下数hhhh


戳这里


面包会有的,更新也会有的,大家别着急~
*评论区很精彩

【XB】伪童话

*有大量uu出没
*真,小学生文笔
    许昕从记事以来脖子上就一直挂着一把小钥匙,皮绳坠着的钥匙只有拇指长,却雕刻着精致繁复的花纹,阳光下钥匙上盛开的蔷薇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仿佛散发着沁人的芬芳。他对小时候破碎而模糊记忆中,一个温婉的女人揉着他的头发,柔美的脸上是岁月无痕的笑容,“宝贝,一定要保管好这个钥匙,谁找你要都不能给他,能做到吗?”小许昕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将钥匙牢牢包裹在稚嫩的手心里。他不知道这钥匙是为哪把锁而生,但一直乖乖的好好保管。
    许昕脖子上精致的钥匙吸引了孤儿院中小朋友们的目光。这偏僻小城镇从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连隔壁王奶奶家的花猫走丢都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在茶余饭后被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又一遍。相比之下,突然来到孤儿院的小太阳般的许昕已经足够令人感到新奇,更何况他还一直不离身的带着那精美绝伦的小钥匙。从来有求必应的他对钥匙的严加保管无疑更吊足了孩子们的胃口,一天天跑到许昕面前用偶尔才发一次的糖果或是小饼干向他换取看一眼小钥匙的权利。于是许昕每天忙的不可开交,小小的口袋里装满了零食糖果。
“来来来,排队排队,都不要挤,我今天要去陪小雨玩,只有先到的10个人才有机会看哦。”小孩子们拼命往前站,没挤进前十的只好揪着衣角黯然神伤,心里不停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许昕哥哥明天就会给我看了。”小孩子们排好队,心甘情愿的把零食塞到许昕怀里,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从脖子上摘下钥匙。许昕摊开手掌,钥匙就静静地躺在五指修长的小手中。“哇~”看完的小朋友满足又羡慕的咂咂嘴,手舞足蹈地跑去跟伙伴讲。“今天就到这吧,我要去找小雨了,再强调一遍哦,钥匙只许看不许动,小雨也是,只许跟他玩不许动手动脚,否则被我拉入黑名单的就再也别想跟我玩啦!”许昕从高脚凳上跳下来,两兜鼓鼓的向孤儿院的小花园跑去。
周雨还是乖乖的坐在秋千上,翻着那本已经磨坏边角的故事书。许昕把换来的零食塞到周雨怀里,瘦不溜的小不点其实意外的饭量很大,也很爱吃零食,同样是小太阳一般的性格,周雨表现得更内敛一点,但只要跟他玩闹,就不难发现这个大眼睛的小孩其实外向又话痨。
许昕很照顾他,打心里喜欢这个大眼睛的弟弟。
“昕哥你太好了,我唱首歌来感谢你吧~”小孩抱着零食笑眯眯的看着他哥。许昕手忙脚乱地拆开一包小饼干塞了一块到周雨嘴里。“小雨小雨尝尝这个,可好吃了。”“唔……”小孩点点头,暂时打消了高歌一曲报答他哥的念头,专心的吧唧吧唧吃饼干。许昕摸摸胸口悄悄松了口气。
“昕哥,”周雨指着故事书上王子和公主的插图问道“故事里总说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昕哥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的小公主呢?”许昕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但碍于面子,他还是骄傲的一仰头“很快就会找到啦!”
今天孤儿院到森林里集体活动,被分配去采蘑菇的许昕和小雨不小心脱离了大部队,最后两人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在森林里探起险来。许昕追着一只粉色的蝴蝶跑,大长腿嗖嗖带风,周雨也迈开初露端倪的小长腿笑嘻嘻的跟着他哥跑。
蝴蝶飞进一片粉红色的蔷薇从中不见了。许昕停下脚步一抬头,“哇!”被鲜花簇拥着的古堡赫然出现在眼前,中世纪欧洲风格的古堡和这普通的小镇有些格格不入。好奇的他拨开层层蔷薇荆棘想要更进一步。小雨噔噔噔追了过来“哥,你去哪儿啊?”许昕顺手摘了一朵盛放的蔷薇,递给周雨。“喏,你哥我要进去找我的公主了,小雨不要乱跑,就在这等着我好吗?”“哇哦,酷酷!”小雨捏着小花点点头,乖乖等着他哥去找公主。
许昕穿过荆棘丛来到了古堡门前,小雨留在外面摆弄他哥给他摘的花。
大门意外的没有上锁,许昕用力一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灰尘落下来,在光影中看的真真切切,许昕揉揉鼻子打了个喷嚏。玻璃花窗把阳光折成七彩色,稍显阴暗的大厅里几盏油灯尽职尽责的照明,没人知道它们已经燃烧了多久。许昕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古旧的木地板上留下几个浅浅的脚印。墙壁上有几张挂画,大都是些森林的景色,还有几个孩子凑在一起笑呵呵的画像。
顶层尽头有一间上了锁的屋子,除此之外的每一个房间都毫无保留的向许昕张开怀抱,里面或是布置精巧的卧室,或是放着书柜和写字桌的书房。书房桌子上有一张摊开的牛皮纸,上面有褪了色的苍劲笔迹“胖球森林,Fang...1992...wait a ...called X...”有些部分模糊了,一支墨水早已干涸的羽毛笔静静的躺在桌角。
这么大这么好看的城堡都没个公主嘛?太不给面子了!
所有屋子都毫无保留,只有一间例外,那锁着的最后一间屋子便引起了许昕极大的好奇心。好的,许昕信心满满的一插腰:那么真相只有一个——公主在锁着的那间屋子里!毕竟公主不都是需要英雄来拯救的嘛。
那扇门很华丽但也蒙了尘,散发着古老的气息。他对那把锁研究了半天也无可奈何,突然灵光一现,对着门大喊一句“芝麻开门!”……门锁依然挂在那,许昕尴尬的挠挠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鬼使神差的,他拿出了一直带在脖子上的钥匙插进了锁孔,两片金属在灯火下闪烁着同样的光泽。“咔哒”,锁竟然被打开了!许昕轻轻推开了雕花门,阳光从缝隙间溜了出来,窄窄的光带洒在古旧的地板上,也洒在他的肩上。眼睛慢慢适应了刺目的阳光,他轻轻迈开腿跨过了雕刻着暗纹的门槛,走进了这段蒙了尘的时光。“公主我来啦!”许昕心中暗自欢呼。
一个细瘦的身影坐在窗前,托着下巴向窗外望,白皙的腿晃来晃去,圆圆的后脑勺让人忍不住想要揉一揉。乌黑的长发垂下来,长裙随着动作翩翩飘动(误)咳。其实是一个留着软软妹妹头,穿着背带小短裤,可爱是可爱,但一看就是个boy的小苦苦脸。小孩闻声转过头,对上许昕茫然又震惊的表情。
“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小王子吗?怎么长得这么丑啊?都没有鼻子咧。而且你来的也太晚了,我等的花都快谢了。”说罢还真从窗外摘了一朵蔫了吧唧的蔷薇晃来晃去。许昕内心很茫然“小雨,这怎么和故事书上的情节不一样?”虽然心里有些不知所措,但许昕嘴上还是毫不犹豫的怼回去了:“我怎么就丑啦,我还没嫌弃你不是漂亮小公主呢。你这个小矮个,还没到我胸口吧?再说了我可不是什么你命中注定的小王子,我叫许昕,我是来找小公主的。”“你胡说,”方博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许昕跟前,“你看,明明到你下巴!”“那也是比我矮啊,略略略~”方博气的脸颊鼓鼓,瞪着两个大眼睛,眉头拧巴着,气哼哼的冲他噘嘴。
许昕哈哈哈的笑起来,戳了戳方博的脸。“刘爸爸说了,哈哈哈哈等于自杀,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方博一脸关心的表情看着他,还摇了摇头。许昕没心没肺的笑了笑,又伸手揉了揉小孩的后脑勺,把妹妹头弄得乱糟糟的。“但肖爸说了,打开门的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小王子,那我就勉强和你将就一下吧。”算啦算啦,找到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圆脸也蛮不错的,我就暂时不计较他是不是女孩子啦。许昕小声对自己说。
“那然后我们应该做什么呢,方博小公主?”方博伸手给了他一拳,“我说过了我不是小公主,我是方博高富帅!”“好的方博小可爱,那接下来该怎么做?”方博不满的瞪了许昕一眼,“肖爸说我们要拉着手,你带我从古堡出去,然后我们回胖球森林。”许昕牵起方博的手放在手心,“那快走吧!”
两只小手轻轻地牵着,一晃一晃的,窗外所有的花朵像是受了这甜蜜的滋养,蓦地抖擞着身子,开的更鲜艳了。
他们向胖球森林深处走去,一路上所有的植物都出奇繁茂地生长着。
终于到了
周雨先人一步,张开双臂冲过去。“胖儿!你也在?你瘦啦!”方博惊讶的发现,龙队的眉毛又黑又密。许昕也是惊讶的张大嘴。“师兄,你换新眉笔了吗?”马龙嘿嘿一笑,“自然生长~你们进屋看看,还有更多惊喜昂~”屋里,继科正在给镜子前摆弄头发的肖爸递吹风机。“咦?科哥你的腰好了?肖爸,说好的吹风机是用来吹胶皮的呢?!”方博惊讶地瞪大眼睛,许昕虽然没明白其中的奥义,也还是配合地做出吃惊状。
“别闹了大博大昕,是哇,你们孔指做好饭了,让我来喊你们去吃。”
!!!
“您也在?!您什么时候回来哒?!您还走吗?”
“哎呀,你们今天怎么了?我不是一直在嘛。再不去饭就要凉了,是哇。”
这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吗?!
许昕笑着扯扯方博的手:“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End

★(我没忘记uu!但他好像有点抢戏)_(:зゝ∠)_
小雨等的实在无聊,脑袋一点一点的就快去见周公了。看到他哥牵着一个人走出来,激动的立刻揉了揉眼睛爬起来。
“emmm...昕哥,你的公主有点...有点特别。”这不科学,昕哥的小公主怎么是个男孩子!
许昕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雨眨巴眨巴眼,对上一双同样闪闪亮的大眼睛,那双大眼睛嵌在白生生的小圆脸上,可爱的紧。他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小雨叹气:算啦,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暂时原谅你了。
两人牵着小手,笑嘻嘻的向胖球森林深处走去。啊不,是三人,或者说两人+一个💡笑嘻嘻地一起向胖球森林深处走去。
小雨:“哎,博哥博哥,昕哥是把你吻醒的吗?”
“昕哥昕哥,博哥的手好牵吗?小圆脸好捏吗?我能不能也试试?”
许昕方博: ……

圈子慢慢冷了,太太们累了离开了,改球,改球,战无不胜的光环褪去,他们其实都是凡人。伤病也好,心病也罢,他们都还未言弃,我们又能胡乱猜测什么呢?冠军的金牌本就是汗泪浇筑的,没有谁生来就优人一等,这一代又一代的成功不都是砥砺前行换来的吗?离开是他们的选择,留下也是我的选择,不管前路有多长,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

【昕博】片段

*ooc
*瞎写的片段
*一切疾病都是瞎编的,希望现实中的他们永远健康
*虽然文笔渣,但超想跟胖球圈的大家交朋友
_(:зゝ∠)_

“方博在哪儿?”
“昕哥你答应我看到博哥不能着急。”
许昕眉头紧锁,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他咬咬牙,咽下满腔的疑问和担忧,牙齿咯咯作响,几乎脱口而出的脏话被辗碎,化作一句句小声的嘟囔。
“我答应你,现在就带我去见他!”
机械门发出摩擦的噪音,扭动着打开了,房间里是冷冰冰的灰蓝色调,绿色指示灯闪烁着,滴滴的响。正中间是一个不大却也不算拥挤的玻璃房子,准确的说是一个玻璃罩,朝思暮想的人就蜷缩在里面。
许昕一个箭步冲上前,玻璃罩里的躯体熟悉又陌生。曾经肉感十足的身躯如今瘦了一大圈,双眼紧闭隐藏起那两片星辰大海。许昕一手轻轻贴上玻璃罩,开口声音抖得微不可闻,他唤道:“方博...”

彼时两个幼稚鬼玩过互相喊名字的游戏。游乐场夜晚的灯火明明灭灭,许昕笑着叫:“方博。”方博转过头回答:“干嘛?”入目的却是许昕被灯光映得格外温柔的笑颜,许昕又喊“方博!”方博冲勾勾嘴角,“干嘛?!”许昕笑意更甚,眸中浸润着宠溺的温柔。方博也跟着笑了,他说:“许昕!”许昕回答:“诶!”他喊:“许昕!!”一颗蓝色的烟花炸开,撕裂了漆黑的夜空,方博带着笑的眼眸波光粼粼。许昕喊道:“我在!”烟花接连绽开,这一颗是温暖的金色。方博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金色的光模糊了他的眉眼,许昕大声喊道:“我说——我在,方博!我在!”

手心传来玻璃冰凉的触感,他曲起指节轻轻扣了扣,像往常敲方博的宿舍门一样。他唤道:“方博。”无人应答。

他们说他感染了新型的传染病毒,暂无解药;他们说他食欲不振,营养液已经强行输了好几天。
他看到他嘴唇失了血色,一片惨白;他注意到他右腕缠绕的纱布打了个笨拙的蝴蝶结。

“昕哥...”门口的周雨欲言又止。
“帮忙关上门,小雨。让我好好看看他。”

许昕拍拍玻璃罩“方博?”里面的人好像感受到了一般,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依然那样的明亮,波光粼粼像是海浪卷起星星。方博伸出手,隔着玻璃贴上了许昕的手。他张张嘴:“许昕。”声音被指示灯的声响割碎,透过玻璃罩有些失真的传出来。许昕看着他,眼眸中是一如那天的宠溺和温柔。他回答:“我在。”
他想哭,却流不出眼泪。
许昕虔诚地将嘴唇缓缓贴上玻璃罩,从他的视角看,那是方博的左心口。方博笑了,但许昕没看到,他凑过去将嘴唇覆在许昕的唇上。两只手的影子交叠着,两个人的影子也交叠着,那一刻他们仿佛十指相扣,紧紧相拥。

他喃喃:“许昕,我好想你,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