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博】片段

*ooc
*瞎写的片段
*一切疾病都是瞎编的,希望现实中的他们永远健康
*虽然文笔渣,但超想跟胖球圈的大家交朋友
_(:зゝ∠)_

“方博在哪儿?”
“昕哥你答应我看到博哥不能着急。”
许昕眉头紧锁,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他咬咬牙,咽下满腔的疑问和担忧,牙齿咯咯作响,几乎脱口而出的脏话被辗碎,化作一句句小声的嘟囔。
“我答应你,现在就带我去见他!”
机械门发出摩擦的噪音,扭动着打开了,房间里是冷冰冰的灰蓝色调,绿色指示灯闪烁着,滴滴的响。正中间是一个不大却也不算拥挤的玻璃房子,准确的说是一个玻璃罩,朝思暮想的人就蜷缩在里面。
许昕一个箭步冲上前,玻璃罩里的躯体熟悉又陌生。曾经肉感十足的身躯如今瘦了一大圈,双眼紧闭隐藏起那两片星辰大海。许昕一手轻轻贴上玻璃罩,开口声音抖得微不可闻,他唤道:“方博...”

彼时两个幼稚鬼玩过互相喊名字的游戏。游乐场夜晚的灯火明明灭灭,许昕笑着叫:“方博。”方博转过头回答:“干嘛?”入目的却是许昕被灯光映得格外温柔的笑颜,许昕又喊“方博!”方博冲勾勾嘴角,“干嘛?!”许昕笑意更甚,眸中浸润着宠溺的温柔。方博也跟着笑了,他说:“许昕!”许昕回答:“诶!”他喊:“许昕!!”一颗蓝色的烟花炸开,撕裂了漆黑的夜空,方博带着笑的眼眸波光粼粼。许昕喊道:“我在!”烟花接连绽开,这一颗是温暖的金色。方博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金色的光模糊了他的眉眼,许昕大声喊道:“我说——我在,方博!我在!”

手心传来玻璃冰凉的触感,他曲起指节轻轻扣了扣,像往常敲方博的宿舍门一样。他唤道:“方博。”无人应答。

他们说他感染了新型的传染病毒,暂无解药;他们说他食欲不振,营养液已经强行输了好几天。
他看到他嘴唇失了血色,一片惨白;他注意到他右腕缠绕的纱布打了个笨拙的蝴蝶结。

“昕哥...”门口的周雨欲言又止。
“帮忙关上门,小雨。让我好好看看他。”

许昕拍拍玻璃罩“方博?”里面的人好像感受到了一般,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依然那样的明亮,波光粼粼像是海浪卷起星星。方博伸出手,隔着玻璃贴上了许昕的手。他张张嘴:“许昕。”声音被指示灯的声响割碎,透过玻璃罩有些失真的传出来。许昕看着他,眼眸中是一如那天的宠溺和温柔。他回答:“我在。”
他想哭,却流不出眼泪。
许昕虔诚地将嘴唇缓缓贴上玻璃罩,从他的视角看,那是方博的左心口。方博笑了,但许昕没看到,他凑过去将嘴唇覆在许昕的唇上。两只手的影子交叠着,两个人的影子也交叠着,那一刻他们仿佛十指相扣,紧紧相拥。

他喃喃:“许昕,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昕博】甜

*超短预警

*渣文笔预警

*甜甜的日常片段

*圈地自萌,无关真人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_(:з」∠)_

时间还早,宿舍楼里一片安静,空旷的走廊上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

不由分说的将人推到墙壁上,许昕的两片唇随即覆了上来。怀中人的嘴唇上还残留着风雪的温度,有些冰,丝丝凉意顺着胶着的唇瓣传了过来。身下的人起初还微微挣扎,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抗拒,现在却软绵绵乖顺的微微昂着头,一双动人眼眸里流转出不同的神色,蒙上了水汽,半阖着,单薄的眼皮遮住两片星辰大海。

舌尖留恋的划过怀中人红润的嘴角,转而将头埋向那人的颈窝,嗅着怀中人身上风尘仆仆的味道渐渐染上了自己的气息,心里不由得满足起来。

方博,我想你了。

许昕的声音闷在厚厚的外套里,像是被绵软的过滤了一般,带着点眷恋,格外的温柔,让方博想起了热气腾腾的温柔而甜蜜的蜂蜜水。还没来得及给出回应,许昕在怀里轻轻磨蹭。

你想我了吗?

。。。(耳朵更红了)

想没想啊?许昕又追问,抬起眼看他。那眸中分明写满了认真和期待。

见他没有回答,许昕从方博的腰上抽出一支手,指尖轻轻拨了拨红彤彤的耳尖。被撩拨的人猛地一颤,裸露在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粉。

想想想想了!

嗯,这还差不多。

走哥给你接风去,咱们下馆子。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说笑着走远了,暖黄的灯光将影子拉的长长的。